举目望天 2000年来全体基督教的公认立场:基督的人性是受造的

三、主教会议的声明

公元649年,罗马教宗马丁一世(Martin I, 649­-653)为对抗“基督一志论”在拉特兰(Lateran)召开大规模的主教会议。拉特兰会议颁布的教令以援引迦克墩会议论基督二性的定则开始,并“承认依二性而有二志,即神性意志与人性意志”,此次会议的声明里也说基督这“同一个他,是非受造的,也是受造的”。公元675年,教宗亚德奥达特(Adeodatus,672­-676)召开了第十一次特利都会议(the Eleventh Council of Toledo)。这次会议论到“圣子降生成为肉身”时重申迦克墩信经所宣信的“一位二性”的教义,并明确声明:“若按他于无始时也自圣父而论,则他只是受生者,而不是受造者,也不可被领悟为:会受预定者;但若按他曾从童贞马利亚出生,那么,他该被信为:他是受生者,是受造者而又是被预定者”。

四、主流基督教的教训

早期教会在初期数个世纪中都是合一的。当东方和西教会形成各自不同的信仰和敬拜方式时,它们就渐行渐远,最后于公元1054年分裂为西方的天主教和东方的东正教。几个世纪后,马丁路德的改教运动又摇动了天主教的根基,新教便由此而兴。而新教又产生了三个主要的路线:圣公会、路德宗和改革宗。下面我们就看这些主流基督教关于基督人性受造的教训。

1、东正教的教训

第8世纪时,大马色的约翰以东正教传统之最后一位伟大的教父著称。他是东正教最杰出的教父,也是最权威的神学家,乃东方系统神学之集大成者。他在对后世影响最深的著作《正统信仰阐详》(Exposition of the Orthodox Faith)卷三第四章说:“基督是同时为神为人,是被造的与非被造的,是可受苦的与不可受苦的。”并在卷四第五章直接回答了基督人性是否受造的问题:“上帝圣道在其化身之前,他的存在是单纯而非复式的,无形的,非被造的;但在他化了肉身之后,他也成为肉身的存在,而变成复合的,即由其永具的神性与所承担的肉身所组成;因而有两个性格的特征,其两性格为人所皆知道。所以那同一个位格,却就神性方面来说是非被造的,就人性方面来说是被造的,同时是看得见的,又是看不见的。要不如此的话,我们就会不得不将独一的基督分开,说其有两个位格,或者,只好否认两个性格间的区别,而致引起相互变换和混杂。”

2、天主教的教训

托马斯·阿奎那(Thomas Aquinas,1225­-1274),这位中世纪最伟大的神学家,乃西方系统神学之集大成者。阿奎那也如大马色的约翰一样,在他的巨著《神学大全》里直接回答了基督的人性是否受造的问题。他在第三集的第十六题里对“‘基督作为人是受造物’或者‘开始存在’这命题是不是真实的”作了讨论。他说:“凡是存在的或是某物的,或者是造物主,或者是受造物。可是,‘基督就其为人而言是造物主’这命题是错误的。所以,‘基督就其为人而言是受造物’这命题是真实的。”他说:“由于在基督内人性是受造的,而基体是非受造的;所以,虽然不应该绝对地承认‘这人是受造物’这命题,可是却应该承认‘基督就其为人而言是受造物’这命题。”而在这之前他曾说:“我们不应该以绝对的口气说基督是‘受造之物’或‘比父微小’;而必须加上一个限定条件,亦即‘在他的人性里’。……有时候为了简约的缘故,圣博士们称基督为‘受造之物’而没有附加任何限定条件,然而我们应当理解为有‘作为人’为其条件。”他也明确指出在基督里有些属于神性者是不能为人性所分有的:“那些不能为人性所分有者,例如:‘非受造’和‘全能’就绝对不能用它们来称述人性。”

3、新教的教训

(1)圣公会圣公会(安立甘宗)是英国的国教,也是新教国家中最大、最为保守的教会。圣公会的神学设计师理查·呼克尔(RichardHooker 1554­-1600),在其为英国国教奠定最终模式的权威巨著《教会政制法规》(Law of Ecclesiastical Polity)第五卷里论及基督人性的受造:“所以经上说他是采用‘种子’,亚伯拉罕的种子(和合本译为后裔),我们的性质的最初原素,在它未成为某一实在的一个人以前的原素。那个肉身本身及肉身与神之联合,是在同一时间开始,他创造那个肉身及为自己采用那个肉身是同一动作,因此在基督中,只有一个存在,而那是自始已经存在。”他又说到基督的无所不在乃是在于他的神性,而不在于他的人性,因他的人性是被造而有限的。他说:“……这种神性,除了圣父圣灵之外,没有其他东西和他共有,由此推论下去便是:凡在基督中的有限的,被造的部分,即基督的灵魂或肉体,因而基督以人的身分或就基督的人性而论,都不可以无所不在的,因为这些限制及拘束等字句,已指出附有这些特性的主体,或已暗示出这些特性由之而来的根本原因。……虽然如此,但如欲更清楚一点表示一种确当的直接理由,来说明为什么基督的人性既不能无所不在,也非使基督的个体成为无所不在的原因,我们承认圣奥古斯丁论及基督时对这一点是说得最为确当的。他说:‘就他本身是“道”而论,他是创造万物,就他生来是人而论,他自己是为神所造’,而任何一种被造物都不见得有与所有被造物同在的权力。”

(2)路德宗

马丁路德于1540年2月27日写了一篇辩论文:《关于基督之神性与人性的辩论》(Disputation on the Divinity and Humanity of Christ)。在该文马丁路德极其清楚地论到基督的人性是受造的。在该文的第一部分“立论”里,他说:“既然说‘基督照着他是人性说’、或‘基督照着他的人性说’、或‘基督以他的人性说’、或‘基督藉着人性说’、或‘基督在他的人性里说’这各种不同的说法,其实都是说明基督是受造物取了受造之人的样式,或者更直截了当说,既然这些说法都是指基督的人性就是一个受造物,既然怎样说都是指同一件事,那些想将这不同的说法解成不同观念的冒牌逻辑学专家是应受唾弃的。”

路德宗的《协和信条》(Formula of concord)出版于1577年,是信义宗正统神学的代表作。第八条“论基督的位格”在“肯定的方面”明言基督人性的属性是受造的:“四、人性的属性乃是:受造有躯体,有血肉,有限量,有苦和死,能升降,能移动,受饥渴,历寒暑等等。这些属性既不是,也永不成为神性的属性。”

(3)改革宗

改革宗的《比利时信条》于1556年出版,这信条在大体上是加尔文派教义最好的说明。该信条在第十九条“论基督二性的结合和分别”这里说到基督的神性是非受造的,而他的人性则是受造的:“我们相信,这概念乃是说,子与人性结合不可分解;……可是每性仍保留其特性。正如他的神性总是非受造的,无生之始,无命之终,充满天地,同样,他的人性也未丧失其特性,而总是受造的,有生之始,是有限的,并且保留着真身体的一切特性。”

分页阅读: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