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军 《基督人性受造争议之深度解析》

这样一来,耶稣基督就具有了双重身份,既是创造主,又是受造物。为了不与《圣经》矛盾,有人提出基督徒崇拜的对象不是受造物,而是造物主,但很难自圆其说。虽然基督徒可以声称所崇拜的对象是作为造物主、作为圣子的基督,而不是作为人子、作为受造物的耶稣或其受造血肉,这毕竟带有自欺欺人的色彩,也不合乎《圣经》。基督徒不能将耶稣基督。

4,《圣经》有关基督人性并非被造的启示

基督人性受造论的最大“硬伤”,是缺乏《圣经》的经文支持。如果基督作为人是被造的,《圣经》为何不直截了当地说:“道造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神造肉身显现”、“耶稣基督是造了肉身来的”等等?《圣经》的表述反而是“道成了肉身”、“神在肉身显现”、“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很显然,“造”与“成”不是一回事,二者有本质区别。《圣经》亦告诉我们,耶稣基督的神性位格与人性位格是同一个位格,同一个主体,而不是分裂为两个位格、两个主体。基督徒敬拜的对象,是既有神性又有人性,同一位格、同一主体的耶稣基督。耶稣基督的位格里没有受造成分。

根据《圣经》,耶稣自己、约翰、保罗,甚至一切受造物都作见证,耶稣作为人绝非受造者。《约翰福音》3章13节,耶稣为自己作见证,人子是“从天降下仍旧在天”;《约翰福音》3章31节,约翰为耶稣作见证,“从天上来的是在万有之上;从地上来的是属乎地……”,the one who comes from heaven is above all (creation),人子在一切受造物之上(参NKJV英译);《哥林多前书》15章47节,保罗为耶稣作见证,“第二个人是出于天”;《启示录》5章13 节,天地间一切所有被造之物,都将“颂赞、尊贵、荣耀、权势归给坐宝座的和羔羊”。耶稣基督若有份于被造界,岂能一面敬拜自己,一面又接受自己和所有受造物的敬拜?

以上经文“从天降下仍旧在天的人子”、“从天上来的是在万有之上”、“第二个人是出于天”等,字面意思颇为清楚,并不是神子耶稣“在万有之上”、“是出于天”,而是直截了当地说,“人子”耶稣在一切受造物之上。若耶稣是被造的人,那么,《圣经》在字面上就是错误的。试问,一个被造之人怎能“仍旧在天”、“在万有之上”、“是出于天”?[18]

尽管以往的解经家对以上经文多是采用“属性交流”的解释,借以强调基督的神性,但“属性交流”并不能证明基督的人性是被造而来的。“属性交流”的前提是独一位格,基督是独一位格才有二性相通。除非分裂基督的位格、分裂基督二性在独一位格里的统一,才会得出如此结论——神性的“祂”在天上、非受造,人性的“他”在地上、为受造。

总结

本文梳理基督人性受造观的产生有两大起因:一是古代教父普遍受到希腊哲学、希腊人类学的影响,根据三段论推出基督的人性(肉体)是被造的,并通过对人性(肉体)受造的强调来拒绝“幻影派”的错误,强调基督真实的血肉身体绝非“幻影”;二是在“亚流派”争议中,正统派教父为了捍卫基督的神性不是受造的,遂将基督人性(肉体)受造观用在《箴言》8章22节的译文解释上,于是,基督人性(肉体)受造观被强化,形成教会的一个神学“副传统”影响至今。本文还指出以亚他那修为代表的教父之基督人性受造观其实是基督肉体受造观,他们对基督人性的理解主要倾向于基督拥有真实的物质肉体,并将这所谓的被造肉体置于基督的位格之外(因而有别于李常受的“基督是第一个受造物”的观点)。同时,基督肉身受造观虽然不会影响基督的位格,但是对基督人性的理解(只有肉体而没有灵魂)有误差,未能把握到基督的完整人性,是不完整的、将位格与肉体切割开来的基督人性观。

当然,古代教父一方面受到希腊思想深刻影响,一方面为了应对异端的严峻挑战,在希腊思维和希腊语言的系统中回应异端、奠定正统神学架构,才有基督人性(肉体)受造之说,教父们的目的是为了捍卫基督人性的真实,其动机是值得肯定的,在特定的历史时期亦是有正面意义的。

可是在今天,基督人性受造争议的焦点,已不在于对基督人性真实与否的怀疑,而是在于基督的真实人性(肉体)究竟是怎么来的,是受造的抑或不是受造的这一难题。根据古希腊的分类学,人性(肉体)只能归在受造界,在理解和表述上,“受造”之语似乎最能保证基督人性(肉体)的真实,但又难免顾此失彼,给人以基督是受造者的印象或带有贬低基督位格的色彩。《圣经》本身亦从未用“受造”来描述基督的道成肉身。

二十世纪神学界在圣经神学之人观研究中,发现《圣经》(从旧约到新约)作者并不囿于希腊哲学或希腊人类学思维,反倒一致承袭希伯来传统,以质朴整全的观念来看待人(性)以及道成为人的耶稣基督。有趣的是,在希腊传统里不易解决的难题,在希伯来传统里却未必。思维“范式”一经转换便觉豁然开朗。

如前面对亚他那修神学进行分析时提到的,根据《圣经》的希伯来整全人观,当我们描述道成肉身的耶稣作为真实而完整的人时,“比较适当的描述应为他既是有形体的魂(embodied soul),又是被魂渗透的体(ensouled body)”。[19]
不仅灵魂是耶稣位格的载体,身体也是耶稣位格的载体,并且,耶稣的位格与耶稣的灵魂、身体在希伯来传统人观看来,是整全的、统一的、不可分的。

根据《圣经》的整全人观,人是灵肉一体的位格人,人的灵魂和肉体都归属于该特定位格,不在位格的范畴之外;基督既是圣子上帝取了人的样式成为位格人(human person),基督的灵魂和肉体便不在基督的位格之外,因而《圣经》从不用“受造”之类语言描述道成肉身的基督。

根据《圣经》的整全人观,也根据耶稣基督自己以及使徒约翰、保罗对耶稣作为人子的宣称或描述,我们可以看出:第一,“位格决定本性”,圣子非受造的位格决定其人性(灵魂、身体)不应以被造来描述。耶稣基督是圣子成为真实的人,这真实的人、真实的血肉之体作为结果与世人全然一样(只是没有犯罪)。但耶稣基督成为人与世人被造之过程不完全一样:一是位格自有永有,此位格主动取得人性,世人的位格为被动受造才有其始;二是圣灵感孕而生,这超自然的出生不可与世人被造同日而语。即使以被动性的语言来描述,也应当把基督的道成肉身描述为圣子“受生”(begotten)于圣父在人类历史时空的延伸,只不过多了马利亚的参与。

第二,位格与本性、灵魂与身体是不可分割的。《圣经》的人观不把局部、部分与整体分割,在描述上还常常以局部、部分代表整体。圣经强调,圣子取得与世人一样的真实的血肉之体,但此身体从《圣经》整体人观的角度来看,已被视作圣子的身体、“道”的身体而不与圣子位格分割,位格与身体的结合如此紧密以至于使徒看见、摸到身体就是看见、摸到有位格的“道”。(约翰一书1:1)

《圣经》将拿撒勒人耶稣的位格、灵魂、身体看作以位格来统一的一体。我们应当回到《圣经》语言,回到《圣经》本身的描述: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圣子是“取了”人的形像,亲自“成为”血肉之体——扬弃“受造”之类表述,以《圣经》的整全人观终结基督人性受造争议。20

致谢:

本文的写作,尤其是从圣经整全人观角度对基督人性争议进行思考并得出结论,特别受到许志伟老师著作的启发与李锦纶老师的指导,在写作过程中刘一丰先生给予很大支持,本人特表谢忱!

分页阅读: 1 2 3 4 5 6 7